不知不觉,一时兴起的快乐写生也办完第五期啦。这次我们想要再找到更多能一起玩耍和学习的小伙伴!如果你在广州,喜欢画画,愿意参与线下画画活动,来一起玩吧!
加入我们的联系方式在图1最下方!
图2是之前参与的朋友们的作品。
期待你的到来!

快乐写生第三期了!
继续欢迎广州的小朋友加入我们,一起画画一起快乐!私信留言获取群号!

她和他在同一个大宅里长大,她幼年失去双亲,他的父亲是她的监护人。他们结婚时她19岁,他26岁。他是伯爵,法官,政治家,天平的主持者,声名显赫,人人敬爱;她是快乐纯真的天使,从未经历过人间的苦难和折磨,并因此有一些倔强的天然的坚持,连这部分他也一并喜爱,他并且希望可以一直如此,保护她的一生。

婚后三年,她留下一封信离开了他。她和一个男人私奔,那男人在一年多后抛弃她;她产下的孩子六个月就夭折了。他用所有的人脉和手段掌控着她的举动,重金安插党羽在她身边,她的住处,管家,园丁,她买化妆品和卖手工花以养活自己的商人他都暗中调控。她生产那晚有教区神父以救济穷人传播福音的美名带来接生婆,她做的手工花有掮客...

欢迎广州喜爱画画的小朋友参加!

You can (not) redo.:

问一下首页有没有广州的小朋友愿意一起来搞搞人体写生的哇,一般是周末一整个下午这样子,有猫有狗有一点点,没性别要求不过目前妹子占多数,放一下老师们的画和常驻的大美女模特
🌟激情速写点我加群🌟

IV.末日

他放下相机,扑过来开始吻她。数十个连绵的吻中透出一股压抑的热情,混杂着胡须的触感。手从衣服下摆伸进去的时候,她的嘴唇泄出带着青欲的伸吟。
这之前她躺在沙发上,猫窝在她胸口。窗帘开着,客厅里一片光亮。他离开电脑前那些滚动的红绿数字去洗澡,吹头发并跟她聊天,开始拍她,再到现在。他湿润的发梢泛着金色,吹头发时脖颈处传来温和的味道,脱衣服后肩膀上现出一些还是紫色的拔罐痕迹。他们没有拉窗帘,兴奋地在沙发上滚成一团;从对面楼房的窗玻璃反光度可以推测对面一样看不见这边的室内状况,但他依然时时在意用自己的背影挡住了她可能会被看到的敏感部分。
他的肩头顶住她的膝盖,她整个人像是从腹部被折叠了起来;一个很深的姿势。大...

被叫醒,身处中学的课堂。和现实里有过的不一样,数学老师很耐心地告诉我不该睡着。我在梦里和老师对峙总是很愤怒,我说我旁边的人也睡着了,你每次都只说我。她说我喜欢旁边的男孩子。无可辩驳,我喜欢他,我越来越愤怒,主动提议她让我罚站,课间踢倒了一张桌子以示怒气。第二堂课上课后,我和他之间插入了一个人,我们不再是同桌了。
我还梦见掐着某一个跟风欺凌过我的人的脖子,问他,让我踢一下档吧。
我还梦见了只有小学在一起过的女同学。
我醒来,想起这个梦映照过的现实。
考试时两组一条的座位搬开,每组单成一列,中间可以过人。同桌在抄我的卷子,和梦里不同,我不喜欢他。监考的英语老师并不阻止,只用一种暗讽的语气说:有些女同学不要...

「你不该这么做,有一些人觉得这样很不好。」

「可我只是为了自己做的,不是为了他们,对吗。」

「可是他们和我都觉得这样不好。」

「他们和你都希望我去死的时候我就该去死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们是为了你好。」

「那么他们和你让我不要做自己,要顺从你们的意志,因为你们是正确的,主流的,或者强势的,属于人民的,而我是邪道、外行、不遵守规则的人,所以需要服从,是这样吗?」

「我没有这么要求,我是好心劝告。你不听,以后变成什么样我都不管了。」

「就是这样。我不记得当初交朋友的时候,有过你要对我负责这样的约定啊。」


朋友是什么…?

朋友是知晓彼此不同依然互相尊重和陪伴的人。是直面着...

梦与它的延续

白天偶尔说起了几年前家中的一次失窃后,晚上又梦到了失窃。

地点是奶奶家。到现在近十年没有去过的地方。同大院的对面楼就是我家,两位老人过世后便再也没踏足。

和现实一样,梦中也是某次旅行回来,凌晨发现失窃。起床查看客厅里堆放着的杂乱衣物和物品,得出结论:小偷什么也没拿走,因为我们实在什么贵重物品都没有。就在这时从桌子下跳出一个人,拿刀指着我,大喊一声,我赶紧转开目光,让他快走。他就离开了。

回到卧室,搬开一些堆放着的纸盒,在床下发现了两窝小猫。黑白杂色和黄色各一窝,黑白六只,黄色四只。猫的体型大小各不一样,我猜想猫妈妈也在其中,却未能成功分辨她。

为什么会梦到奶奶家呢?这是我最初的有限的记...

回忆

有天正在玩lol,京东的派件员叫我下去拿快递。下意识就用了比较嗲的声音说:那你可以帮我送上来吗?几分钟后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就搬着那些很重的矿泉水和饮料出现在家门口了。
小区边总是去发快递的菜鸟驿站,发件时如果是一个黑皮小哥哥就会给我打折。
可能是多笑笑就能获得的一些小利益,比如买菜会便宜一些啊,司机更愿意给一点优惠啊,服务员的态度更好,之类的,因为对于他人的感情过分敏感,过分容易从交流中受伤,要做到对不认识的人笑实在太难了,建立感情之后也很麻烦。即使独处时会想要用力打碎的墙,人多时还是想要畏缩在后面。

有次回厦门刚好有一个达利真迹展,去的时候刚开展,没什么人,里面也有一些很漂亮的互动装置,想让老蔡给我...

哪张更好呢?
总是纠结在这种相似动态里无法抉择,最后都决定放出来。

© suikak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