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为的永恒幸福

“只要得到了就可以变得幸福的东西”说到底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吧。要说为什么,那就是幸福这个词语本身就是不断在随着环境变化定义的东西,是假装真诚的变色龙。 

新式的高科技手表也好,昂贵的皮包也好,房屋或者小动物,小孩子,旁人钦羡的对象,权力,美貌,威名,都只能带来短期的愉悦。从各物之间的相对时间来考虑,或许某一些带来的愉悦感甚至可以称为长期,可是只要从人生的长度来看,一切自身之外的事物都极为短暂。假定任何人与事拥有后就可陪伴终生,就会误以为幸福也会随之而来,却要迎来同一的结局,那便是长久相处的一切都会厌烦。就像从内部溃烂的苹果,终于从新鲜迷人的模样融化腐烂,流入名为生活的污水沟里。所谓的幸福也被击溃,成为淌过渐次老去的躯体的水流。 

说到如何在脑海里永久——就当这词代表的是某人的余生吧——保存那只苹果最好的模样,那却是唯一又残忍的方法:在苹果最美丽芳香,汁水诱人的时候失去它。之后,在无数个独处的时间,在静寂的夜里,用回忆一遍一遍的描摹它的形状,再将最美的想象填充进这完美的躯体里,完成这一件留存在回忆里,随着时间愈加闪耀的自我作品。

 或许可以把这称做“在自身内的名为失去的伟大永恒”。 

而我们每个人都已经失去了的那无数个苹果,它们可能是——

 懵懂爱过的一个少年。不知忧愁时在日记本上憧憬过的未来。课堂上昏昏欲睡的下午,遭到后桌猛踢椅子的警告。球场传来的叩在心上的撞击声。围着石膏像和水果桌布练习的晚上。总在一步之外的未曾到来的爱、纵然温度已经穿过空气到达了手边。 

是谁遗落在我心里的苹果? 在这路的尽头,我还能拾回它们吗。

 
评论
热度(4)
  1. 花小妖suikako 转载了此文字
© suikak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