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幻梦

他睡着了。她开始焦虑。焦虑源于一种急切需要被爱,被满足的心态。他或许是世界上最喜欢她的没有血缘关系的那个人,但他睡着了。

她打开每个社交软件,试图找到一个人说点什么。她滑动手机通讯录想要给那个偶然落在指尖的名字打电话,又忍住了。随后她想起好几个会安抚她,告诉她他们很爱她的人,正因如此,她无法去打扰他们。她不能让他们看到自己混乱黑暗难以掌控的情绪,仿佛在诉说着情绪的主人不值得被爱。

喝酒。网购一些放在购物车里很久了的商品。酒精和多巴胺使她好受了一些。打字。打字是和自己的对话,让情绪臣服于思维。


她有一个除了他之外的很喜欢的人。

就像大部分和她一样年纪的,已经站在了二十岁末端的女生一样,她有一个可以称为偶像的对象。她迷恋他的声音,很难想象一个人的声音能显得如此的性感,尤其是这个人和她母亲同样年纪。但她和别的喜欢着偶像的女孩不同的地方是,她对他的爱是纯性欲的,她只想和他做爱。她只想听这个声音亲自在耳边说出让人难以自持的话语。只对她说。

她也想像过自己得到了这个人。在这个想象里,她清楚的认识到她将要并且一定会很失望的发现,这个男人和其他千千万万的男人一样普通,在她迷恋的部分(这个部分甚至并不是他真实的身份,而是从他身上生长出来的她的幻想)之外,实在是干瘪无趣。

不过,最后,这还是不妨碍她继续想要得到他。人总需要有一些愿望才能活下去,就算这愿望只是用完即弃的塑料餐具,里面也曾盛放了她的幻想。

说起来,各人怀抱的各自不同的关于性的幻想,大概也就跟一次性避孕套差不多吧。

 
评论
© suikak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