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I.融化

他接她回家,她在家门口的便利店买了一根冰淇淋。在寒冷的天气吃冰淇淋或许来源于一种孩子气。她喜欢一个品牌,外面包裹着巧克力,内部是不同口味的冰淇淋。在夏天这种冰淇淋化得太快,巧克力脆皮跟被爆破的高楼一样快速崩塌,内馅也顺着手指流下来,让夏天的印象也变得黏黏糊糊。现在的气温刚好,她很享受的吃着走出便利店的门,门边条形的单人桌椅上有两个中学生在吃同一碗关东煮。
或许是好几年前,某一个网络上很火爆的台湾甜品店在这个城市刚刚开了第一家分店的时候,他们去这一家店吃,并排坐在靠墙的条形单人椅边。再旁边也是两个穿着高中校服的中学生,一起吃一碗甜品,说着互相逗弄的话。女孩子眼睛笑得弯弯的,出于羞涩只用余光看男孩子。男孩子假装生气的去触碰女孩子的头发,脸颊。书包放在两人脚下,看起来沉甸甸的,还有几个大概装着饭盒和水壶的塑料袋。即使交谈的声音很小,两个人之间那种活泼的朝气也让她不由得生出了一些怀念和羡慕。
那时她可能想过,如果能回去这年纪的话,愿意放弃眼前的一切,现在的这一切也都来自那时犯下的过错。如果她变成了另外的身份,拥有另外的人格,就会得到另一个在她臆想中更加幸福的人生。
可是,此刻刚刚替她付完钱,向门口走过来的那个人也会一并消失吧。手上这只冰淇淋也是。冬天可以慢慢品尝的冰淇淋也好,夏天快速融化的冰淇淋也好,都是她喜欢的,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喜欢的,会化掉也不是冰淇淋的错,冰淇淋也不会自愿被吃掉。

最后,她跟他说,我想起了芥川龙之介的《孤独地狱》,你要听听吗。
他大概没有兴趣,但他会听,他不喜欢冰淇淋,但会买给她。这样足够了。

 
评论
© suikak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