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

最近过得怎么样,开不开心。早上有没有天不亮就起床,为了不迟到定上十个闹钟。中午吃外卖还是和同事去公司楼下新开的饭馆吃饭,吃外卖的时候看了直播还是动画片。有没有加班。回到家有没有人或者小动物等你回来,过一个安稳无梦的夜。有没有周末,有没有和朋友见面,抱怨完工作很累,周一还是回到公司上班。
没有人问就这样源源不断自己说出来的自身状况,说是过于碎片化的日记是不可能的,这些发布在各式sns上的即时状态——过了时效就不会再得到回复了的“现在”——是在告诉能看到的随便哪个谁,我在做这些,这是我的话题,我们来说点什么吧,可以的话(如果我愿意的话)再增进一下感情。
被不熟悉的人一一问起会感觉不适的问题,胶水一般的,黏合了熟悉的不熟悉的各式各样的人。sns是无论多不善言辞的人都够向“世界”打开的窗户。是切实有用的吗,可以成为长期的关系吗,怎样都好

在我感觉无聊的快乐的痛苦的寂寞的这时候,再多关注我一些吧——

在洪流般的信息里,意外的显得单纯的人心。

——————————————————————

在各种表达方式里算作狡猾的,那就是歌唱。
难以说出口的爱恨啊,迷恋啊,疯狂啊,挣扎啊,等等,都可以用唱歌的形式表达出来。由一个表壳的我来表达的真实的我,依照听者的自我理解可以将之任意判断为两个我的某一个。
这不是就狡猾吗,明明打动人的是歌曲,却可以误以为歌唱者内心怀抱了歌曲里蕴藏的情感。明明在喜欢的人面前把想说的话都唱出来,还留着退路“那都是歌里唱的,我没有那么想啊。”
越需要越不敢表达真实意图的人类的情感。

很难理解的处理棘手的人心。

 
评论
热度(2)
© suikako|Powered by LOFTER